丢下了这一句话,卿博简头也不回地擦过琉璃的肩膀走开了。

    这么就结束了!

    这一系列骚操作,可以说得上是让琉璃目瞪口呆。她都没有搞清楚是什么情况,人都已经不在了。

    “诶!”她下意识地叫住了对方。

    卿博简的性子好,平日在府中没有那么大的架子。故而在听了琉璃轻唤自己后,下意识的转过身看去:“还有什么事情?”

    不得不说,卿博简和卿安在的一样,她们都继承了卿炎的眼睛。虽然眼型不同,但那双眼睛仿佛是会说话一般。当那道视线落到了琉璃身上,千言万语在此刻都凝固住了。

    刷!

    本来就带着一点红的脸颊,瞬间就像是红柿子似得。

    她低压着头,支支吾吾地愣是说不出话来。明明就有很多话要对她说,可是在这一刻,却一句也说不出来,气氛还真的是尴尬。

    卿博简皱了下眉头,明显地注意到琉璃羞赧的红了。

    他迈着步子走到了琉璃的跟前,抬起手轻抚着她的额头。

    这番举动,可是让琉璃大跌眼镜,吓得她向后退去:“大……大少爷……万万不可!”

    卿博简神情茫然,完全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他挠了下头:“你干什么?”

    “大少爷,你……你刚才……”琉璃指着他的手,红色已经蔓延到她的耳朵根。

    她对大少爷很是动心,也没有想到他是如此轻浮之人!

    原来是因为这个。

    卿博简笑道:“我看你的脸很红,以为你感染风寒了。你要是不舒服,我同安安说一声,放你几天假。”

    “……”

    一句话,硬生生地将琉璃给哽咽住了。

    她瞪着卿博简,半响都说不出话来。合着闹了半天,他是误以为自己风寒。

    要是可以的话,琉璃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这都哪跟哪!

    就在她极度羞愧的时候,卿博简道:“你怎么了?今天怪怪的。”

    这话算是给琉璃浇了盆冷水,到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她是想说,可是她有什么资格呢?

    眸色逐渐暗淡,琉璃的手不由自主地攥紧起来:“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想要提醒大少爷,小姐在等你。“

    丢下这话,她头也不回地直接走了。

    卿博简站在原地,对于琉璃这一系列反常的举动,到了现在也没有回味过来。

    琉璃埋着头,小跑着离开了长廊。她的内心无比的痛苦和难过,过往在她的脑海之中一一闪烁。

    她还记得娘头一次将自己带到宰相府,让她好好伺候小姐。

    等她到的时候,引入眼帘的便是那张充满稚气却无比俊俏的小脸。

    他站在院子内,正练功。太阳就像是今日撒在他的身上,他认真的样子,过目难忘。

    自此后,她在府中被人欺负,大少爷总是第一个出现。躲起来难过的时候,同样也是有大少爷在一旁安慰。

    大少爷就像是天上的旬日,温暖着她。

    这么多年过去了,到底他是不记得自己。那又算得了什么,他是宰相府的嫡子,而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丫鬟,卑微不值一提。

    这头,卿博简走到了卿安在的院子,依旧觉得琉璃有些莫名其妙。

    “哥,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此刻卿安在正在喜乐的搀扶下,出去修剪一下外面的花草。见到卿博简的时候,多少有些意外。

    平日大哥都是接近晌午的时候,他才会回来。今日这才刚到辰时,人就已经来了。

    卿博简道:“没,我今日慕休。不过有事就去了宫里一趟,刚回来。”很快就将琉璃的事情抛在了脑后。他急忙走到了卿安在的跟前,将其给搀扶住:“不是跟你说好了,你就呆在屋子里,不要出来。你说你这么跑出来,万一动了胎气,到时候可要怎么办!”

    又是一阵唠叨,听得卿安在耳朵都要起泡了。正因为知道大哥回来,肯定是不会让自己出来,她平日都是挑他不在家的时候,偷偷让喜乐等人带着自己出来。

    卿安在嘟着嘴,很不服:“那人偶尔也要出来走走。”

    说归说,卿博简还是搀扶着卿安在坐了下来。

    “你这样,子衡回头又要唠叨我。”卿博简叹息了一声,坐了下来。

    经历了之前一系列的事情,卿博简和姬子衡二人之间的误会自然是化解开了。

    卿安在默默地耸了耸肩,将话题转移到别处:“大哥,你来找我肯定有事情吧。”

    卿博简是习武之人,脑子多少有点简单。

    被她这么一带,自动就转了过去。

    他拍了下膝盖:“哦!说着说着,倒是把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子衡让我给你带句话,南国太子这两天就回到。问你是否要去,若是去的话,到时候来接你。”

    在卿博简看来,不过是简单的一件事情,实在是想不出有哪里不平常。然而他在说了之后,自然也到卿安在脸上的惊讶。

    “这么快!”她的声音不大,这话不过是一时的感慨。

    卿博简皱了眉头:“有问题?”

    随之卿安在收回了思绪,摇头:“没……没。”南昭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曾经的过往还是不要提及的好。

    可卿博简又不是傻子,她的反应一看就是有问题。

    他叹息了一声,解释道:“这次南国太子着急过来,其实是有原因的。”

    卿安在看向了卿博简,眼神中透露着几分疑惑。

    近来为了安心的养胎,很多事情她都没有过问,自然对一些事情没有那么清楚。

    “怎么了?”她追问。

    卿博简接过喜乐递过来的茶,接着说了下去:“你也知道南昭能够坐上南国太子之位,全然是因上一任太子暗中勾结自己的势力,被南国国主发现,这才罢免了他太子的称号。而南昭也抓住这个机会,一跃而上。”

    抿了口茶:“可问题就在这被废的太子身上,他被流放到边境。不仅没有死,还反了。”

    按照他的交代,南昭这次过来主要还是借兵。因被废的太子暗中勾结了不少的势力,甚至还早早同伽罗国有所交易。只要伽罗国帮助其拿到南国国主的位置,他愿意割舍南国一半的领地赠给伽罗国主。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91975/1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