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筑基

小说:浊世仙途 作者:明江烟雨 我要报错
    虚云艰难地转身,此刻,虚云口、鼻和眼睛,甚至皮肤表面都微微浸出血,面孔因为脸上肌肉抽搐变得无比狰狞。

    虚云微微下蹲,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虚云鼓足全身之力,后背猛然拱起,沉重的大石似在空中凝固片刻,然后缓缓移动,向缺口洪流坠落而去。

    大石在湍急的水面砸开一个巨大的水坑,仿佛大坝都为之一颤,随即被浪花淹没。

    雷少轩神念探去,看见大石急遽坠落水中,在浑浊的激流撞击下,开始慢慢翻滚,逐渐偏离垂直的方向,随着水流倾斜滚动。

    大石触地的刹那,发出沉浊闷响,却没有停住,而是又缓缓翻转了一圈。

    雷少轩暗道不好!

    大石落地之处,是一个陡峭的倾斜面,于是大石顺势翻滚起来,尽管翻滚的速度越来越慢,却始终被急流推着,翻滚之势无法停止。

    一圈、两圈、三圈……大石翻滚到了大坝边上,再也无法停止,随着洪流遽然消失在大坝下面。

    “如何?”卜敬守满怀希望地看着虚云问道。

    虚云微微喘气,道:“缺口底部水流太强,加之底部倾斜,大石停不住,已然滚落坝外。”佛门炼体,也炼神念,虚云知道大石运动轨迹倒也不稀奇。

    闻言,卜敬守愣了片刻,颓然道:“如此,再无计可施!”

    虚云遗憾地对雷少轩道:“施主,方才投石之时,所落之地并未选好,如若大石落于平坦之地,或许可以停住。待和尚休息片刻,再选更重些石块,再试一试。”

    雷少轩摇摇头,刚才那块大石,虚云已经是竭尽全力,再加重些,也许便是压垮骆驼的一根稻草将虚云压垮,十分危险。

    何况,比刚才那块石头小的石头无用,而比之稍大的石头,对虚云来说,十分危险,如此一来,上哪里去找恰好合适的?

    就算能找到一块、两块,对填补大坝的缺口来说,一、两块石头不过是杯水车薪,没有任何意义。

    雷少轩站在大坝上,目光停在大坝下面、河床之上,裸露出来的一块块圆石,陷入沉思。

    这些石头外形十分光滑,显然是曾经来自于上游山中,后被山洪冲击,经历长时间的滚动而磨平棱角,变得光滑。

    如此巨大的石头都能被激流冲下,可见未筑坝前的霸湖洪流拥有多么大的力量。

    如今大坝缺口既深且斜坡陡峭,没有足够沉重的石头,是无法顶住激流冲击的。

    看着一脸沮丧的卜敬守,雷少轩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沉声道:“连日来,将士们日夜掘石备沙,你们辛苦了!传令下去,大坝上所有人,都撤回营帐休息,没有命令,不许上大坝。”

    卜敬守领命而去,只剩众女和虚云,还有亲卫

    。

    苏敏等人来到了雷少轩身旁。

    “小子,人力有时穷,不必太过失望。既然大坝缺口短时间内无法填补,不如做长期安排。”苏敏安慰道,“就算暂时筑不成坝,只要心有善念,便是功德!”

    雷少轩苦笑,道:“老师,我一心筑坝,只求心安,不念功德。”

    虚云并未离去,闻言合十道:“善哉!施主此言正合乎佛理。”

    雷少轩直翻白眼,没好气道:“虚云和尚,你不过是比我虚长几岁,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干什么?说破天,我也不信佛。”

    雷少轩酸溜溜哼道:“哼,每次遇见和尚,都是和尚有好事,老子坏事!你搬个石头,都能让百姓信仰,得信仰之力,而老子集合全军,辛辛苦苦来此,结果扔块破石头都被水冲走,全军干看,无能为力。”

    母亲公孙倩笃信佛。西京内,雷少轩几次见和尚,都是雷少轩身处麻烦,得和尚相助。于是,每次公孙倩不是掏钱修寺庙,便是许愿塑佛金身。对雷少轩来说,每次不是自己倒霉便是破财,从来没好事。

    其实,雷少轩自己便是佛门护法,只是自己打心眼里不愿意入佛门,也不愿意承认护法之职罢了。

    虚云不以为意地笑笑。

    严格来说,身为护法,雷少轩在佛门内的地位比虚云还高,虚云自然不会计较。

    “施主,好事坏事皆是虚妄!施主不辞辛苦来此,便已是大功德,所扔的每一块石头,皆已驻留心中,何谓倒霉?”

    “小雷,和尚说得对,尽人事,听天命,结果不重要。”王思懿安慰道,沈怡、湖灵澹忙不迭地点头。

    雷少轩翻着白眼,“净说废话,和尚虽然说得对,但是大坝却容不得再耽误时间了!”

    看着王思懿不满的表情,雷少轩苦笑道:“大坝缺口水流太急,再耽误下去,急流会将缺口越冲越大,如果大坝完全被冲垮,就不是这点人马和一年两年能修筑回来。”

    何况,自己命不久矣!雷少轩暗道,这一点却无法宣之于口。

    雷少轩转眼望向山坡,山腰上面裸露着一块块怪兽般的石头,密密麻麻的卧在草丛中,雷少轩心里升腾起一股不屈的念头。

    雷少轩光棍道:“何况,我本一介死囚,从来不信尽人事,听天命。我只信尽老命,拼天命!反正只剩半条命,拼掉也无所谓。”

    众人愕然。

    雷少轩来到最近的一块巨石,这块巨石比虚云搬运的那一块大了一倍多,几近房屋般大小,看上去宛如一座小山。

    “取将军皮甲!”雷少轩喝道。

    亲兵们急忙取来一副红褐色全身皮甲,给雷少轩戴上,胸背、手臂、手腕、腿部等都被精致结实的皮甲裹好,头上简单地用布条束发。

    灰色的棉布袍被皮甲裹住,风中猎猎作响,被红褐色的皮甲衬托,给人一种金属的质地感,身影宛如天神一般,浑身散发着一种奇异的力量感。

    雷少轩双手抱住巨石的一角,用抗鼎一般的姿势,用尽全身之力一顶。

    巨石微微晃动了一下,便陡然不动。

    众人瞪大了眼睛。

    任谁也没有想到,雷少轩竟然天生神力,能晃动如此巨石,力量与虚云和尚相比,也不遑多让。

    当然,很显然,雷少轩依然举不起眼前的这块巨石。

    雷少轩喘着粗气,额头微微沁汗。

    “你怎么这么大的力气?”沈怡惊奇道。

    雷少轩白了沈怡一眼,道:“我从来没有说我力气小好不好!身为一方大将,没有一点力气,怎么吓唬人?”

    湖灵澹脸上带着一副不可置信表情,道:“就算你内功有成,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你是不是吃了什么药?”

    闻言,雷少轩哭笑不得。

    湖灵澹只是凡人,在她眼里,身为将军的雷少轩大概只是内功大成,加上吃了药才有可能晃动如此巨石。

    任谁也没有想到雷少轩是一名修士。

    修士绝不可能入朝为官,修士修行需要清心凝神,远离尘世名利。官场却是尘世中最为污浊之地,整日为名利勾心斗角,怎么可能让人清心?自然不可能有修士肯入官场为官,那等于断了修行之路。

    何况,朝廷有钦天司(监),专门监督俗世间行走的修士,他们可不是吃素的,绝对不允许修士入朝为官。

    沈伦、苏敏门派特殊,功法独特,乃是特例,就算如此,也不能参与朝廷行政事务,而是担任了国子监教习,且不允许用灵力出手干涉凡尘事务。

    苏敏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忧虑之色,看到雷少轩的举动,她隐约猜到了什么。

    雷少轩对湖灵澹和声道:“不用担心什么,你们先退到一旁。”

    雷少轩取出一块块玉片,沿着巨石走了一圈,不时地将玉片打入土里。

    “聚灵阵!”苏敏吃惊地叫了出来。

    此刻,苏敏心中猜想得到了证实,雷少轩是一名修士。只是苏敏看不出雷少轩的修为,因为雷少轩五灵平衡,生机不显,灵力不露。别说是她,就算是元婴大修士,也看不出雷少轩修士的身份。

    同时,苏敏恍然,雷少轩此刻设下聚灵阵,必定是为了修炼突破,其目的无疑是为了眼前的这块巨石。

    “老师,我并非有意隐瞒修士身份,而是有不得已的苦衷。”雷少轩歉意道。

    “我已是练气巅峰修为,刚才依然无法搬动巨石,只能筑基。如能在此突破,搬动巨石有望,筑坝便不在话下,这是唯一的办法。”

    “不行!”

    苏敏

    断然道,“你筑基无妨,但搬运石头筑坝,却犯了修士不得在凡人前显迹的大忌,事后必定被追究,废去修为,甚至处死。”

    雷少轩笑笑,自信道:“我不说,谁能看出我是修士?”

    苏敏冷笑道:“你不用灵力,自然看不出你是修士。然而,你筑基在前,运石在后,你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吗?”

    “我命不久矣,顾不得那么多了!”雷少轩苦笑道,他只想死前完成筑坝。

    苏敏叹了口气,微微点头。

    身为天玑门弟子,专修天机推衍,她自然能看出,眼前的雷少轩处境确实不妙,几乎是濒临死之相。

    苏敏以为雷少轩此举是为了解身上灾厄,这是唯一的方法,苏敏无法阻止。

    “命不久矣?不是真的吧?”沈怡瞪大眼睛道。

    “为什么会这样?”王思懿吃惊道。

    湖灵澹泪眼婆娑,心里难过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死死地看着雷少轩,不停地抽泣。

    雷少轩坐了下来,静了静心,开始引灵气入体。

    丹田漩涡慢慢地旋转起来。

    莽莽群山水流在霸湖汇聚,霸湖似乎聚集了群山之中的灵气,霸湖上的灵气,比周边浓郁许多。

    灵气被聚灵阵吸引过来,以聚灵阵所在的巨石为中心,灵气越聚越浓,隐隐有聚灵化雾的感觉。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浊世仙途》,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92681/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