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回。

    “你若说的有理还好,若是没理,那就不要怪孤心狠手辣!”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袁绍的眼中充满了浓浓的杀机。

    他本来只是让田丰背黑锅,但是现在他却对田丰起了杀念!

    因为他不需要屡屡违逆他的臣子!

    田丰也看到了袁绍眼中的杀气,不过他根本就没有在意,平静的行了一礼之后,说道:“现今乃是乱世。

    主公想要一统这个乱世,那就必须要招揽无数的人才为主公所用,才能成就主公的不世之功。

    而那些人才从哪里来?

    还不是从那一堆堆书生之中万里挑一,才挑出一个个的人才?

    而每一个书生都非常的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书简。

    主公如今的这番作为,却是失了天下书生之心!

    对于天下读书人来说,书简所承载的乃是圣贤之言。

    损害书简就等同于是在侮辱圣贤!没有哪个读书人会跟随侮辱圣贤之人!

    所以,在乱世之中,珍惜书简之人并不一定能够夺得天下,但损害书简之人,却一定会失去天下!”

    “唉……”说到这里之后,田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直起腰,面色平静的看着袁绍,说道:“主公,若是你能迷途知返,现在就请主公将那堆竹简一一的捡起来,然后排列好。

    如此也算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如果主攻一意孤行的话,恐怕这争霸天下之路就到此为止了!”

    “胡说八道!”袁绍听到田丰的这一番话语之后,满脸不屑的说道:“虽说天下书生确实重要,但是却也没有你说的这般重要!

    孰不闻汉太祖溺于儒帽之事?!

    汉太祖都尿在了儒帽之中,天下儒生不是一样为之所用?

    由此可见,只要孤的势力庞大了,天下的人才一定会络绎不绝的加入孤的麾下,为孤效忠!”

    说到这里之后,袁绍的脸色更加的不屑了,对着田丰嘲讽道:“你刚才只可以说的那般严重,也不过是想为自己脱罪罢了。

    孤知道你的心思,刚一开始的时候,你打算卖直求名,想要孤更加的看重你。

    但是在发现孤勃然大怒之后,你心中害怕,便将此事说的非常的严重。

    你不就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减轻自己的罪责吗?

    你这种小人孤见得多了!”

    说完之后,袁绍的眼神之中有些闪烁,他当然知道士子之心的重要性。

    但是他却拉不下脸面,他实在

    是不想对田丰认错。

    因为他觉得自己作为田丰的主公,就算错了,田丰完全可以用一种委婉的方式来提醒他,不应该如此的耿直。

    所以,他此时在心中对着田丰埋怨道:“田丰啊田丰,你是孤的臣子,怎敢如此顶撞孤?!

    难道你就不能用一种委婉的方式来提醒孤吗?岂有此理!”

    田丰听不到袁绍的心声,并且他也不在意袁绍的骂声,依旧平静的回答道:“主公想错了,属下绝不会因为逃脱惩罚而将事情往严重里说。

    刚才主公说的没错,汉太祖确实做过溺于儒帽之事。

    但是,那时候他已经将整个天下都平定了,成为了皇帝。

    一个皇帝,富有天下,当然不需要笼络那些士子之心。

    因为那些士子不管愿意不愿意,最终还是要投靠皇帝的。

    他们别无选择!

    如果他们不想造反的话,那只能投靠皇帝或者是归隐有两个选择。

    但是对于有志于一展才华的士子来说,归隐山林,让自己的才华埋没于山林之间,是一种天大的折磨!

    所以,在当初的时候,即便是他们知道汉太祖侮辱了儒门,为了自己的抱负,他们还是投靠了汉太祖。”

    说到这里之后,田丰抬起头,看了袁绍一眼,说道:“但是主公却不同,主公并没有一统天下,只是一方诸侯罢了。

    如果让天下的读书人知道主公如今的这番作为,那他们一定不会投靠主公!

    因为他们有的是选择,这天下除了主公之外还有不少诸侯!

    正如刚才属下所说的那般,主公想要争霸天下,必须要有无数的人才才能成功。

    而一旦天下的人才投靠了其他诸侯,那主公就再也没有希望了!”

    说到最后的时候,田丰深深的行了一礼,诚恳的说道:“万望主公不要因为自己的颜面而误了自己的前途!请主公三思而后行!”

    “哼!”袁绍听到田丰的话语之后,冷哼了一声,强撑着说道:“一派胡言!

    就算你说的对,天下的读书人在知道此事之后再也不愿意投靠孤了,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袁绍满脸骄傲的一挥衣袖,指了指在场着众人,自豪的说道:“孤现在麾下的文臣完全能掌控整个天下!

    就算是再也没有一个人投靠孤,孤依靠在场的诸位也能夺得天下!”

    说到这里之后,他话语一转,看着田丰问道:“既然如此,那孤为什么还要去讨好天下读书人?

    他们爱来不来!

    如果他们来,孤便于高官厚禄厚待他们!

    如果他们不来,那是他们的损失,与孤无碍!”

    “忽……”田丰听到袁绍的话语之后,猛的直起了身子,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过了许久之后,田丰才神色莫名的问道:“主公刚才所言,是一时气愤之言,还是心中所想?”

    “呵呵!”袁绍闻言,冷笑了两声之后,说道:“事无不可对人言!

    刚才孤的那一番话语都是出自于真心!”

    “腾腾腾……”田丰听到袁绍的话语之后,脸色立刻变得苍白不已,踉跄的后退了好几步之后才站住了身形。

    随后,他如梦初醒般地对着袁绍大声吼道:“主公,这一切皆是属下的过错,请主公收回刚才的那番话。

    主公万万不可失了天下士子之心啊!!”

    说完之后,田丰连滚带爬的来到了袁绍的身前,深深的行了一礼,痛心疾首的说道:“主公,属下知道,主公刚才所言只是在和属下置气罢了。

    此事是属下做的不对,不应该招惹主公生气,还望主公能收回刚才的那一番话语!”

    田丰现在是真的怕了,他虽然对袁绍十分的失望,但是他却非常的愚忠,并没有离开袁绍的打算。

    所以他打心里不希望袁绍败落,但是如果今日之事流传到天下而读书人的耳中,那袁绍当真就完了!

    田丰作为一个读书人,十分的了解读书人的脾性。

    读书人就好个颜面,如果让天下的读书人知道今日之事。

    在日后的时候,不仅没有人会来投靠袁绍,就连现在正在供职于袁绍麾下的人,恐怕也有不少人会挂印而去!

    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在汉朝开国的时候,汉太祖作为一个一统天下的皇帝,在侮辱了儒生之后,都有大批的人才离他而去,更何况是屈屈一个诸侯了。

    在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之后,田丰再也不敢顶撞袁绍了,将所有的罪责都招揽到自己的身上。

    他希望袁绍能说几句软话,将此事给平定下来。

    如果在事情刚一开始的时候,说不定袁绍会顺水推舟的说几句软话,但是如今他却实在是不想服软!

    “哼!”袁绍在冷哼了一声之后,一甩衣袖,不屑的说道:“孤一言九鼎,如何能收回所说之言?!

    孤说出去的话便如同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

    在说完这番话语之后,袁绍立刻站起了身。

    看那模样,他是想回后堂,不打算再理会田丰了。

    “主公且慢!!”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92985/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