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故突生,奏乐亦随之戛然而止,两仪殿中霎时针落可闻。

    “左垣。”兴武帝稳稳坐在御座上,虽有些诧异,却并无起身的意思。

    “真难为伯父还认得侄儿。”中山郡王一挥手,精兵们便训练有素地包围了满月宴上的宗亲朝臣们。而天武将军们早在左垣带兵进殿时便纷纷抽出佩刀,拱卫在丹墀四周,双方以高台为界两相对峙,一时间剑拔弩张,恶战一触即发。夫妇二人坐在最后一排,自然也如其他人那般被叛军的武器抵住了后背,赵寒泾本能地看向师妹,而冯阿嫣在桌子底下捉到他的手,轻轻在他掌心间写下“观望”二字。

《三七堂病案簿》第152章(朝天阙 · 十四)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

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93217/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