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不断的能量冲撞在李天畤的神藏识海中爆发,他终于承受不住,抱着脑袋栽倒在地,无法想明白血河是如何锁定他的神识,并进一步攻入他的神藏的,但对孙天罡的愤怒大都转化为成了鄙视,只要此间事了他还活着,一定要到镇魔塔内羞辱这个老东西。

    山坳上空云团之间的激烈碰撞渐渐缓和下来,这显然是孙天罡主动逃离战团的直接结果,如此凶恶高傲的家伙竟然这般丢人现眼,可见在战斗中孙天罡受伤是多么严重,会不会就此挂掉都很难说。

    剧烈翻腾的血河阴影陡然安静了许多,但更高空的乌云却没有散去的意思,那不是孙天罡的法相和意志,而是凡生世界大道的强烈愤怒,在之前恐怖的战斗中,血河阴影也大耗元气,颇有损伤,自然不会再主动招惹凡生大道,把主要精力转向了李天畤,只要死死压制住这个觉醒中的年轻战神,确保大阵的开启,相信凡生大道迟早会收回它的怒火,因为它奈何不了血河之主意志的降临。

    李天畤神藏中的那颗蓝色星球变成了暗红色,到处都充斥着血色的浓雾,远观就像在燃烧一般,浓雾开始四溢,向星球之外的其他空间蔓延,不断的被虚空风暴切割,却又极为顽固的向前推进。

    “混沌体再造小世界!”一个宏大的声音在李天畤的识海中响起,充满了惊讶、厌憎、狂喜和恐惧等等的复杂情绪。

    李天畤试图寻找这个声音的来源,但满世界的血雾,哪里都是,于是放弃了,他并不想搭理这个貌似强大但很愚蠢的声音,在自己的主场如果不能如果不能阻隔血河的入侵,那么什么混沌体、小世界,统统都是没用的。

    此时,圣血大阵边上的血族祭司已经有好几位恢复了感知,有的坐起身,惊讶不已的看着眼前梦寐以求的圣物,有的仰头张望,传说中磅礴的血河投影就在头顶,这让他们激动的浑身战栗,嘴里喃喃的不知道在述说着什么。

    其余的祭司在辛娜的帮助下正在在快速恢复中,不经意间,大阵顶部悬挂着的图腾锦旗又有十面暗淡下去,除了辛娜没人注意到,她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茫然,就连伟大的血河也在抽取祖源之力么?看着上空在血丝缠绕中依然疯狂挣扎的叶刀,辛娜的心里隐隐有了些慌张。

    短短数息之间,再有两面图腾暗淡下去,辛娜决定做些什么,于是巨人挣扎着站起了身,庞大的身躯展现了祖源之力的伟大,他两三步便走到了躺在地上挣扎着的李天畤的身前,呆滞的双目忽然有了变化,泛出凶恶的光芒,右肩虽然被对方一拳给轰碎了,但他还有左肩下的四条臂膀,其中一条举起了开山斧,他想砍下李天畤的头颅,想想似乎又不太合适,于是抬起右足狠狠的踩落。

    带着罡风的巨大脚掌刚刚踩落一半,便剧烈的收缩,然后巨人庞大的身躯像触电一般狂跳起来,震的地动山摇,李天畤身边横着的大黑枪不见了,变成了一条黑色的长鞭死死的缠在了巨人的右小腿上。

    那是一条黑龙,大嘴正咬在巨人脚掌的大拇哥上,说来奇怪,脚趾并未被咬断,但巨人却感到出奇的疼痛,疼的狂性大发,四处乱蹦,山坳内顿时飞沙走石,混乱不堪,虽然伤不着圣血大阵,但角落还有不少残存的血族神通者遭殃了,在一片惨呼声中,巨人居然冲出山坳的豁口一路远去。

    辛娜的双目射出凶光,完全没有料到耗费了两面图腾锦旗的力量却带来了这样的结果,匆忙炼化的战斗傀儡果然不堪大用,她不会再为这样愚蠢的事情耗费任何一面图腾,等所有祭司恢复神智,她决定亲自出手,当然,希望到那时,李修成已经被血河投影彻底抹杀,只是可惜了刀客,离大神通者只有一线之遥的血族新生代天才就这样陨落了。

    仿佛是应合了辛娜刚刚的想法,不远处的山崖上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恐怖的能量和气浪将刚刚被巨人破坏的山坳再犁了一遍,那座数十丈高的山崖消失在满是烟尘的迷雾中,大螳螂刀客在绝望中自爆了,到死也没有等来拉着李天畤携手星河的机会。

    李天畤被埋在了碎石屑下方,平静的侧卧,就像睡着了一般,浑然不知山坳内发生的事情,那个宏大的声音偶尔在神识里响起,试图挑起李天畤的情绪以压制他被动的抵抗的决心,但完全得不到回应。

    血丝的毁灭力量在神藏的星海里推进的速度放缓了许多,不是遇到了巨大的阻力,而是后继乏力,蓝色星球的小世界拥有罕见的生机,血河的伟力总会被这些生机找到漏洞,然后个个击破,逐渐瓦解,所以被重点攻击,被牵扯了大部分力量。

    而小世界之外的星海看似稀松平常,甚至不如大能者的领域世界,可当血河之力进入到星海中,立刻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广博浩渺,它的宽广犹如真实的虚空,任何力量在这样广袤的空间里都因为自身的渺小而感到自行惭秽。

    宏大的声音再度响起,但却只发出了一个意义不明的音节,不知道是慨叹还是恐惧,又或者说是一种望而兴叹的惆怅,久久都没有再度发声,红色的血雾在星海里就像一团渺小可笑的墨汁,很快被虚空风暴吹散,再也难以寻觅到踪迹。

    血河沉默了,它的意志无法覆盖这片浩渺的虚空,也就无法彻底摧毁那绿色的小世界,更不可能吞没李天畤的神藏,这是法则与秩序所决定的,任何强大的规则都不能撼动底层规则的伟力,即便是毁灭的力量也无法与混沌之力相提并论。

    受到信仰者的召唤,血河跨域了无尽虚空,可谓代价巨大,但最后也只能以投影的形式进入凡生世界,但祭品却是渺小的微不足道,那几个高阶的信仰者连塞牙缝的分量都不够,只有圣血大阵的诱惑才能促使它保持耐心。

    可没想到,莫名其妙的与无聊的孙天罡打了一架,让他愤怒的发狂,当他决定要降罪这些信仰者时,却发现了让它真正可以兴奋起来的祭品,一个混沌体的神魔,呃,确切的说,他还不是祭品,至少这些愚蠢的信仰者们没有收服他,但血河的意志不介意亲自动手,因为它急不可耐了。

    可是现在,血河憋足了发不出去的怒火,即使拿不下这个让它牙痒的怪物,它也要将怒火倾斜出去。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93273/1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