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拿你当兄弟?

    方不为暗暗的冷笑了一声。35xs

    抛开会不会灵验不说,这样的誓言,他敢发一百遍还不带重样的?

    演戏演到底,这还不算完。

    冯圣法一脸悲愤的看着宋元良:“我知道,师长早已不相信我冯某人了,这八十八师,不待也罢……”

    冯圣法扭头就走,陈素农拉都没拉住。

    “这些话,也是能摆到台面来问的?”陈素农怒道。

    “瞪我做什么?”宋元良嚷嚷道,“知道二十万这个数目的,就我们三人,那你告诉我,是谁说出去的?”

    “你就祸祸吧……”陈素农骂了一声,快步的追了出去。

    方不为目瞪口呆的看着宋元良,一副被吓傻了的模样。

    宋元良硬是挤出一副笑脸:“惊着方兄弟了……”

    “哦……还好……”方不为闷闷的回了一声,超级无辜的样子。

    “我还有些事情,就不陪你了……”宋元良烦燥的说道。

    “师长请便!”方不为知情识趣的退了出来。

    出了门口,听着身后的宋元良把桌子砸的擂鼓一样,方不为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让你贪,坑不死你?

    这会的宋元良,肯定肉疼的想吐血,也应该还在盘算,让手底下的人各吐出来多少合适。35xs

    五十万啊,想让宋元良一个人担,简直在做梦。

    至于宋元良怎么找黄杰报复回来,什么时候去找,可能还得一阵。

    黄杰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慢慢去撕扯吧,反正也扯不到自己的头来。

    方不为施施然的出了指挥室。

    刚下台阶,他就看到一边往回走,一边骂骂咧咧的陈素农。

    “宋元良这个王八蛋,次次都让老子擦屁股……”

    方不为差点笑出声来。

    “参谋长……”

    怕陈素农骂的太专注,看不到自己,方不为特意高声提醒了一声。

    “哦……不为!”陈素农看到是方不为,想挤出一丝笑来,却发现脸跟都冻住了一样。

    宋元良这个王八蛋……

    他又恨恨的骂了一声。

    “让你看笑话了……”陈素农索性不装了。

    看来这位比宋元良厚道多了。

    方不为暗暗的点了点头,又问道:“冯师长他……”

    “没事,怒极之言罢了。”陈素农无所谓的挥了挥手,“这个节骨眼,他能跑到哪里去?”

    “辛苦参谋长了!”方不为感叹道。

    “呵呵呵……”陈素农发出一串的冷笑,“早特么习惯了……一个月不闹这么几出才是新鲜事……”

    看来是积怨已久啊!

    怪不得淞沪会战刚一结束,这三位就分道扬镳,各奔东西了。35xs

    知道陈素农烦燥至极,方不为也没多聊,安慰了几句就离开了。

    他哼着小曲,安排着工兵营修建病房去了。

    材料人手都足够,最多三五天就能修好。

    再晾个十天半个月,也就能用了。

    ……

    宋元良刚走,委员长又让林尉把马春风叫了过来。

    “方不为怎么说的?”委员长阴着脸问道。

    就算是要斥责方不为,也要先打问清楚再说。

    有了一次的经验,针对方不为的事情,委员长总算知道谋定而后动了。

    一个不好,就会被打脸。

    “他就没打算给钱……”马春风牙疼似的说道,“估计黄杰也被骗了……”

    这个王八蛋,原来早就设计好了?

    马春风怀疑,自己可能也被利用了。

    但他也就是心里想想,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嗯?”委员长眉头一皱,“怎么骗的?”

    马春风详尽的把方不为是怎么从黄杰那里把东西骗出来,又怎么把这笔账从宋子闻那里抹消的。

    “哼哼哼……”委员长几声冷哼,“黄杰这个狗东西,也没安好心……”

    马春风低着头不回话,林尉则是当没听到一样。

    都是人精,还能猜不出黄杰打的是什么主意?

    和宋元良一样,把方不为当财神了,所言不为弄他那里去,所以才借机坑了宋元良一把。

    “倒也还知道轻重!”委员长又冷哼道。

    知道他说的是方不为,马春风也跟着暗松了一口气。

    也怪自己着急了。

    要换成其它事,他肯定会考虑方不为应该不会这么莽撞。

    但一涉及到人命,方不为就没那么理智了。

    这都是有前科的。

    别说马春风了,就连谷振龙,陈祖燕,乃至是陈超,都觉的方不为有些妇人之仁。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

    “方不为从黄杰要的这批东西,大概值多少钱?”委员长又问道。

    “三万多吧?”马春风回道。

    “他还从税警总团要过什么东西?”

    “要了几杆大枪,说是拿去打坦克……还有两块钢板,拿去打了一付甲……”马春风怒力回忆道,“哦,对了,昨天的时候,他还问我,能从哪里买到竹板,不知道是不是也去找税警总团要了……”

    除了今天的这批物资,都是一些不值钱的东西,马春风觉的说出来绝对比隐瞒要好。

    “眼窝子就这么浅?”委员长冷哼了一声,又指着林尉说道,“这事你去办,包括今天的这批东西,账全销了……嗯,就从宋元良的那笔钱里走……”

    这是要把方不为从税警总团要出来的所有东西的账,全都给报销了,把钱还给税警总团的意思。

    “明白!”林尉应了一声。

    林尉和马春风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又飞快的挪开了目光。

    这两个都知道,委员长这是吃宋子闻的醋了。

    果不其然,两人都听到委员长嘀咕了一声:“用这些小恩小惠,就想买我一员大将,做梦呢吧……”

    两人眼观鼻,鼻观心,就跟没听到一样。

    “方不为的那些人到了之后,一应所需,都先从你这里走……多余的支出,让他报给蔚然,直接调拨给你……”

    委员长又给马春风交待道。

    “属下明白!”马春风兴奋的应道。

    还真是意外之喜。

    宋子闻为了报恩,对方不为予应予求的做为,终于引起了委员长的警惕。

    但没想到,最会却便宜了自己?

    人虽是方不为的,钱也等于是从侍从室直拨,马春风不过是挂了个名而已。

    但至少说明,委员长暂时还没有让方不为从特务系统脱离出去的意思。

    马春风哪能不高兴?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93503/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