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再气人,他也不敢不低头,因为不低头的话,他们君家的面子里子就真丢了啊!

    而且那叶清远也是个聪明的,此时他肯定正在全力恢复体力,待他体力恢复过来,肯定会第一时间跑路!

    他绝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他只能低头。

    想到这里,他心中憋屈,但面上却仍然带着笑容,看向陆婉漩,轻声道:“秦家妹妹,我们技不如人,也愿意给你补偿,此时,就此揭过如何?”

    说到这里,他特意补充了一句:“你放心,我们的补偿肯定会让你满意,或者,你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出来,但凡我们能做到的,我都作主答应了,说起来,我们君家与秦家也是世交,以后定会有再见之日。”

    他这话里有话啊,陆婉漩闻言盯着他看了几眼,才露出一个如百花绽放的笑容来。

    看到她这样的笑容,君子华心头一松,看起来,此事能已了啊!

    然而还不等他真正放下心来,他便听到那姑娘脆声声地说了一句:“不好”的话来!

    mmp!君子华真的骂娘了,你不同意露出那么好看的笑容来做什么?迷惑人吗?你怕不是个魔鬼吧?

    这年头的小姑娘都这般可怕了?想想都能吓死人好吗?为何他君家就没有这样的年轻一代?

    “为什么”三个字几乎是脱口而出,君子华是真的不明白,他自觉自己提出来的条件还挺优越的,这小姑娘为何就是不同意呢?

    明明,此时不论是与秦家来说还是君家来说,这般处理都是最好的,可他哪里知道,陆婉漩她压根儿不姓秦啊,所以秦家是什么鬼?

    我才不管你君家跟秦家是不是世交,以后会不会有机会见面呢,我现在要的,就是实战经验,难得遇上这么些人,可也只有之前那个能和她真正交手,后来这个直接就被她碾压,真是没劲儿!

    要是君家众人知道她的这个想法的话,只怕会气得吐血,特么地,明明是她的速度太快,没给人家发挥真正实力的机会好么?

    结果她竟然还敢嫌弃人家实力不怎么样,想想都好气哦!

    可惜他们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虽然很生气,但也有些不服气,她不就是速度快么,想办法限制住她的速度,那胜利是不是就属于他们了呢?

    他们到底不是草包,很快就想到了办法,只是,要如何限制她的速度却也是个问题。

    就在此时,其中一人有些犹豫地拿出一根绳子,这是他出来历练的时候,祖父给他的,说是仿制版的捆仙绳,但实力还挺强的,能捆住筑基期及以下修为的人。

    这个小姑娘的实力,总不能超过筑基期吧?他如是想着,提出了与那小姑娘战斗的请求。

    甚至都没有听对方说出理由就直接要求出战,君子华见他如此,心里虽然担忧,但也知道那根绳子的厉害之处,所以犹豫了一瞬便点头答应。

    “那个看起来,有些像捆仙绳。”秦浩眼力劲儿很好,远远的就看出了那根绳子的不凡,当初他就吃过这类似的绳子的亏。

    陆婉清点点头,当初跑去修士界的时候,倒也看到过有人使用这玩意儿,它千变万化,若真被捆住,自家妹妹只怕还真会有些麻烦。

    所以她冲自家妹子说了一句“注意别让那绳子给捆着了”便不再多言,有些事情,真的需要她们自己去体会。

    旁人说的再多,他们听得再有道理,可没有真正的实践,也体会不到其中的含意,她提醒这么一句也就够了,至于旁的,她并不担心。

    反正就算自家妹纸被捆住了,她也不会让自家妹纸吃亏,人家可以车轮战,她自然也可以出手,嗯,就算她不出手,不是还有弟弟嘛?

    所以她是真不担心自家妹纸会吃亏,也有意让她多经历一些,所以面对突然变得有些毒舌嚣张的妹纸,她并没有太多的意外之色。

    毕竟,她家妹纸也只是表面看着温柔罢了,以前怼陆婉湄的时候,可是从不曾客气的,这一面,其实才是她最真实的一面吧。

    “大姐,那根绳子有什么特别之处吗?”陆皓轩闻言,不由多看了对方手里的绳子几眼,却什么也没看出来,于是忍不住就开口询问。

    陆婉清点点头,简单的给自家弟弟科谱了一下,不过最后却补了句:“那人手里的只是个仿制品,效果很一般。”

    陆婉湄也在一旁听着,听到捆仙绳什么的之后,心神剧震,要知道,她当初可是很喜欢看网络的,网络里有不少仙侠类的,她也很喜欢,所以,她到底是重生到了什么鬼地方啊,连捆仙绳都出来了?

    可是,家还是那个家,家里的成员一个也没有变,就连邻居们都没有变动,只有她们家的条件变得越来越好,她们家的人变得越来越出色,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难道,这个陆婉清并不是真正的陆婉清,而是像修仙里写的那样被人夺舍了?

    可是这也不像啊,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以前自己之前经常冒犯她,她估计早就收拾自己了,又怎么会一再地包容自己呢?

    麻蛋的,想不通,脑仁儿疼,她还得好好消化一下,眼神不由自主的瞄向陆皓轩,或许,可以从他嘴里套出点儿事情来?

    不过,她现在是不敢妄动的,万一被陆婉清知道了她的目的,天知道她会怎么对怎么对她,她可是知道,修士们的手段层出不穷的,真惹恼了她,鬼才知道她会不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自己!

    她不敢赌,她还想好好活着享受生活呢,所以这事儿也只有以后再问陆皓轩了,他到底年纪还小,应该能问出些什么来才对。

    然后,她又抬眼看向那边,就见她思考问题的时候,陆婉漩已经跟那个拿着‘捆仙绳’的人打在了一起,那模样好生凶残,看得她不由抖了抖。

    要是以前她知道陆婉漩居然这么凶,她肯定是不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她的,想到早上发生的事儿,她恨不得一个巴掌拍死自己。

    怎么就那么蠢呢,那个楚琳跟她又没什么关系,干什么为了这么个人而去得罪陆婉漩呢?要是被她记恨上了,也给自己来上一拳,她受得住?

    顶点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93601/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