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大年三十下午4点57分。

    地点,老爷子家客厅。

    人物,除了江枫和老爷子之外的江家众人。

    事件,讨论今晚吃什么。

    江家众人都是包饺子熟练工,不光吃饺子的速度快包饺子的速度也快,多年以来一直坚持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两大盆饺子馅看着多,但是在众人齐心协力之下包完也就是几个小时的事。

    就在刚刚,他们闻到了一股奇妙地香味。

    香味是从厨房传过来的,来自厨房,经过院子,中间还被呼啸的寒风吹散了不少,传到客厅被江家众人闻见的时候已经大打折扣,但魅力不减。

    这是羊肉的鲜味,还带着点膻但是无伤大雅甚至还有些锦上添花。是羊肉的香味却又不止是羊肉,羊肉的香味中夹杂了一些别的味道,不像是香辛料也不像是蔬菜,就连江家最擅长闻菜的江建国一时也闻不出来究竟是什么。

    总而言之,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味道。

    “爸,你闻出来这是什么菜了没?”闻不出个所以然的江载德直接选择场内求助。

    江建国皱了皱眉,转头看向江建康,江建康冲江建国摇摇头,两兄弟相顾无言一切尽在不言中。

    常年闻菜划水人员江建业故作沉思装,道:“看来今年的文斗,不容易啊。”

    江载德:……

    江载德发现关键时刻老爹靠不住还得靠自己,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自己判别一翻香味的成分,就惊讶地发现味道消失了。

    厨房里,江枫正在按老爷子的吩咐把十六盆莫尔雪克放在灶上,像蒸包子那样一层一层地叠起来蒸着保温。这些羊杂做出来的菜无论在制作的过程中用的是什么方法,最后都是殊途同归,羊汤一浇,微火慢炖。

    只要江载德走到院子里往厨房稍微靠一靠,就会知道刚刚大家问道的奇妙的香味其实是多种菜香混合出的香味,砂锅里炖的肘子,大锅里的羊汤,蒸锅里的莫尔雪克,还有老爷子正在熏烤的羊排,这么多种香味同时混合在一起,就算是神仙来了也分辨不出来。

    蜜汁烤羊排是老爷子临时添的一道菜,反正乡下的土灶里最不缺的就是燃着的柴火,随便搭建一翻就是一个小型的烧烤炉子。将剁开腌制好的羊排刷上蜂蜜水放在架子上小火慢烤,由老爷子亲自把关控制火候翻转。

    江枫亲眼看着一层又一层地蜂蜜水被刷在羊排上,一部分伴随着兹拉冒泡的油脂,另一部分则在温度的作用下渗进了羊肉里。高温让羊肉一点点变熟,一点点变色,从里到外慢慢由生变熟,滋滋声环绕在整个厨房里。

    6点,羊排全部烤好了。

    总所周知,这种烧烤类的食物是要趁热吃的。

    江枫决定身先士卒,帮大家尝尝咸淡。

    “爷爷,我先尝尝。”江枫拿起一根羊排。

    老爷子没有反对,算是默认了。

    先烤出来的羊排已经放了有段时间了,但因为靠近火源温度高所以也没有变凉,温度正合适。因为羊肉提前腌制过所以在烤制的过程中老爷子除了蜂蜜水什么都没有刷,凑近,是烤肉的香味。

    表皮焦脆,内里细嫩。

    只需两口,一根羊排就能下肚。

    吃了一根之后江枫还有些意犹未尽,又连吃了三根一直到口腔各处都弥漫着羊肉的香味时才停嘴,舌头扫过牙齿表面时都能感受到残存的蜜汁烤羊排的味道。

    “吃好了就把剩下的端出去给他们,烤羊排要趁热吃。”老爷子道。

    江枫抱起装烤羊排的盆,顺便说一句,江枫别的不多就是锅碗瓢盆多,只要你想就能从各个地方摸出想要的碗和盆。

    “爷爷,您不吃吗?”孝顺孙子江枫关切地问道。

    “不吃。”老爷子道,“带点饺子回来等下把饺子煮了,饺子下锅之后你就开始做香酥苹果,今年早点开饭。”

    “好的爷爷!”江枫抱着盆出去了。

    一盆刚烤出来的蜜汁烤羊排,江枫刚踏出厨房的门在客厅里望饺子止饿的江家众人就闻见味了。

    一个个瞬间垂死病中惊坐起,仿佛闻见人味的胖丧尸。

    “什么味,这么香!”江载德的闻菜小雷达滴滴滴地启动了。

    “烤羊排,一定是烤羊排,还是蜜汁烤羊排,我期末考的时候吃的烤羊排就是这个味!”江隽莲惊呼。

    “小莲你闻错了吧,你小哥不都说了今年你爷爷不做烤羊排和烤羊腿。”江建设开始泼自己女儿冷水。

    “肯定是隽莲问错了。”江家第一墙头草江然附和道。

    江隽莲对江然怒目相视:“绝对是蜜汁烤羊排!我期末考特意去吃了,就是这个香味!”

    眼看兄妹大战一触即发,江枫就端着盆进了客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江枫怀里的盆上。

    虽说老爷子烤了不少羊排,但架不住江家人多,如果按人头分每人分到两根就是极限了。

    “蜜汁烤羊排,爷爷刚刚做的,说是趁热吃才好吃就让我先端出来。对了奶奶,爷爷说今天可能会早一点开饭。”江枫道。

    “耶,我猜对了!爸,奶奶,大伯,二伯,三伯,四伯,我这算不算闻对了一道菜?”江隽莲兴奋地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在跳起来的时候还不忘伸手从盆里拿了一根大块的羊排。

    “当然算,隽莲真厉害。”江奶奶笑眯眯地道。

    “厉害厉害。”江载德一边啃羊排一边盯着盆里,身体力行什么叫吃着手里的看着盆里的,“爷爷做的烤羊排真好吃。”

    饿了一天吃的一口食物就是冒着热气泛着油光,富含大量油脂与蛋白质的烤羊排,其中的幸福与满足感不言而喻。

    “小枫你忙了一天也辛苦了。”江奶奶因为牙口不好不参与吃羊排这项大型活动。

    “奶奶,爷爷让我拿点饺子过去。”江枫道。

    “好咧,小枫你等等,奶奶给你捡,这边的是大葱的这边的是萝卜的,别弄乱了。”江奶奶起身给江枫拿饺子,“奶奶帮你一起拿过去。”

    “等会儿送饺子的时候给你李奶奶都盛点大葱饺子,她爱吃大葱馅的。”江奶奶叮嘱道,“你爷爷怎么样?忙了一天没累着吧?”

    “爷爷挺好的,力气活都是我在做,没累着。”江枫道。

    “那就好,哎呦现在天冷呦,我这一把老骨头可受不了这样的天气,得喝两碗羊汤暖暖身子。羊汤熬好了没?”江奶奶端着饺子走得飞快。

    “熬好了,莫尔雪克也做好了都在锅里煨着。”江枫连忙加快脚步跟上江奶奶的步伐。

    “还有什么菜做好了?”江奶奶接着问。

    江枫觉得有点奇怪但还是照实回答:“没了,肘子还在砂锅里炖,拔丝山药和香酥苹果还没开始做,爷爷现在应该在准备做蒜子烧黑鱼。”

    “没素的?”江奶奶皱眉,“这不是鱼就是肉的,没素的怎么行?”

    “凉菜拍黄瓜和凉拌萝卜丝都是素的。”江枫解释道。

    江奶奶满意地点点头:“这还差不多,没点素的怎么行。不是还有青菜吗?小枫你等会儿再随便炒个青菜,羊肉吃多了容易腻。”

    说完江奶奶就端着盆进了厨房。

    出乎江枫意料的是,老爷子没有在处理蒜子烧黑鱼的相关食材,他在切苹果。

    “香酥苹果我来做,你下完饺子就去做拔丝山药。”老爷子道。

    江奶奶放下饺子轻车熟路地去掀过来,舀了一碗羊肉汤后就站在蒸锅边不动,一边喝汤一边盯着蒸锅。

    “老头子,哪碗比较好吃?”江奶奶问道。

    “蓝边的那碗,里面是灌肠煎过一道,加了洋葱和白菜现在应该差不多了。”老爷子道。

    江奶奶开始熟练地舀菜。

    正在下饺子的江枫:???

    “小枫啊,等下山药切小块一点你奶奶我牙口不太好,太大块了咬不动。”江奶奶一边吃着灌肠一边道。

    江枫:???

    这是大块小块的问题吗?

    要知道,这些年端香酥苹果这项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之所以会落在江奶奶身上,就是因为她牙口不好不能偷吃才得以服众。

    但现在来看,江奶奶在偷吃这件事上可比其他人熟练多了。

    江枫努力回想了一下,发现原先他做拔丝山药的时候江奶奶其实是有吃的,只不过吃得少,而且吃得时候比较费力一直很符合她牙口不好的人设所以大家长久以来都没有怀疑。

    “那……奶奶,你……你咬得动香酥苹果吗?”江枫灵魂发问。

    江奶奶如此娴熟的动作说她不是惯犯江枫是绝对不相信的。

    没想到啊,千算万算没算到江家最会偷吃的居然是江奶奶。

    “咬得动啊,不就是苹果嘛有什么咬不动的,小枫啊,奶奶虽然牙口不好但也没那么不好。”江奶奶笑眯眯地道,再次看向蒸锅,“老头子,还有哪碗比较好吃?”

    “你奶奶不吃苹果。”老爷子道,“中间那碗你尝尝。”

    “小枫,记得切小块一点呐。”江奶奶笑眯眯地道,俨然一副点菜的模样。

    江枫:“……好的奶奶。”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93721/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