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1单挑,在联邦学院中非常盛行,虽然联邦的法律没有自由之翼那么健全,但对于恶意伤人之类的情况依旧惩罚严格,尤其是联邦学院的在校生,如果在校期间恶意伤人被审判所发现,那结果往往没什么好下场,而如果两人单挑约战的话却没有这个限制,因为1V1单挑最基本的规则就是生死不论!

    当然~也不能说没人能逃避责任,比如五大家族的后人面对审判所就没什么可怕的,毕竟审判所里也有不少五大家族的人。

    不过陶俊舟这次的对手是白翼,这个身后关系错综复杂的家伙可不比五大家族好对付,所以1V1单挑才是最好的选择,陶俊舟此时站在擂台上眼神轻蔑的看着陈鹏。

    在陶俊舟看来,眼前这家伙所有的战绩不过是因为运气,加上身边似乎有一位很强的保镖,这才能凭借三阶巅峰的实力在他面前作死。

    更可恨的是,闵珊那个小娘们儿居然看上了这家伙,陶俊舟心中想想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追求闵珊已经很久了,从没进入联邦学院开始他就在追求闵珊,结果却让白翼(陈鹏)给拱了!

    在他看来闵珊怎么可能不是白翼的对手,根本就是故意输掉然后主动献身,不然闵珊五阶巅峰的光系天赋,连他陶俊舟都不一定是对手!

    总之陶俊舟对白翼(陈鹏)的痛恨除了因为陶珏的死和血神教的任务,更多的还是因为闵珊被对方抢走了~

    陈鹏此时疑惑的看着陶俊舟,对面这孙子看他的眼神实在太复杂了,嫉妒、仇恨、轻蔑、嘲笑、阴冷……

    卧槽劳资到底把你得罪的多深?

    不过不管陶俊舟怎么样,陈鹏已经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借此机会把血神教在联邦首府的人清理掉,省得记下来给自己找麻烦,而既然陶家这么主动配合他当然要意思意思了。

    此时演武场周围,除了血神教和陶家的人之外,还出现了不少陌生的面孔,不过这些陌生人很会隐藏自己,并没有引起陶家和血神教的警觉,不用说这些自然就是暗潮的弟兄们了,张浪、秃鹫、穆小颜三位八阶大佬此时也静静的等在演武场之外,准备看看今天血神教到底要出什么幺蛾子。

    甚至联邦总统张国锋和校长吕天逸也在张浪三人身边。

    “张兄,你确定今天血神教会动手?”张国锋此时忧虑道,这里毕竟是联邦首府,一旦血神教玩起命来那损失无法估量。

    张浪笑道“当然确定,而且陶家你不是一直想撸掉么,这次可是好机会。”

    吕天逸这时皱眉道“可是让现在的圣者直面血神教的阴谋,会不会太危险?”

    秃鹫一旁撇嘴道“你还是关心一下那些来凑热闹的学生吧,一会打起来可没人照顾他们”

    吕天逸一愣,接着拍了拍脑袋道“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我去安排一下,你们先看着。”

    这边几位大佬还时刻关注着情况,擂台上陶俊舟面对陈鹏终于开口了。

    “小子,今天算你倒霉,谁让你跟了所谓的圣者,拜师有时候也要看人啊……”陶俊舟冷笑的看着陈鹏,因为两人说话外面听不到,他也不担心会被人偷听。

    陈鹏眉头一挑,嗤笑道“陶家果然是血神教的人啊,这么喜欢给人当狗腿子?你叔叔陶珏就是前车之鉴啊~”

    陶俊舟眼神一唳,接着冷笑道“今天你说什么都没用,因为你必死无疑!”

    呼~~幽兰色的‘离火’见风而涨,瞬间轰向陈鹏!

    “嗯?”

    陈鹏轻咦一声,他本来做好了应对强力攻击的准备,可陶俊舟这一下居然非常分散,似乎是天赋失控了一样,离火在他身前居然扩散开来,随后一圈圈火云居然将两人包裹在其中,火云虽然轻薄一层,但却阻断了外界所有的视线。

    “嘿嘿……”陶俊舟露出一丝狰狞的邪笑,他没想到血神教教给他的手段这么好使,居然一下子就阻断了所有的视线,让他接下来的行动可以无所顾忌!

    陈鹏眼神微眯看向陶俊舟,不知道这货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肯定没好事就是了,但现在火云笼罩的是整个擂台,他如果出去血神教不一定敢出手,那就等于错失了机会,但如果不出去……陈鹏的第六感告诉他这次会非常危险!

    “先收你点利息!”陶俊舟这时一声大笑,手中离火瞬间爆发,整个人被火焰环绕猛的砸向陈鹏!

    “哼!沸血!”

    陈鹏冷喝一声,周身血气瞬间暴走,血煞之力一下子将周围的空间填充起来,陶俊舟燃着离火冲进这个范围后,离火一下子减弱了五成。

    “什么!?”陶俊舟一惊,他还没见过什么天赋能够弱化他的离火!哪怕是面对变异冰元素觉醒者的情况下都没见过这种事。

    陈鹏咧嘴一笑,他的优势就是敌人永远猜不透他的血煞之力属于哪种天赋,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血煞之力根本就不是什么天赋,而是来自血神决、来自系统的另一种能量!

    元素之间相生相克,但血煞之力可不受这种规则影响,不论陶俊舟的离火有多强,它终究是元素的一种,而陈鹏的血煞之力不但不属于元素,甚至还包含着‘神性’,那来自血神最后的神力早已经跟陈鹏融为一体,不然灵魂破碎的陈鹏可能早就死了,又怎么会失去记忆而重生?

    陶俊舟被陈鹏的诡异吓了一跳,尤其是沸血开启后的陈鹏,这个在他眼中只有三阶巅峰的弟弟瞬间超越了他,居然散发着六阶中级的气息!

    这根本不可能!这世间怎么会有办法让一个三阶巅峰的人瞬间提升到六阶中级?!

    就连血神教都特么没有这种妖术啊!

    可惜不论陶俊舟如何不可置信,事实就摆在眼前,才‘优势’了不到十秒的他瞬间陷入了劣势~

    说了这么多,其实不过是电光火石间的交手,陶俊舟的离火被削弱五成,面对的又是拥有六阶中级战斗力的陈鹏,几乎不用想,整个人瞬间就被陈鹏轰的吐血飞退,身上的离火都差点被轰散。

    噗~陶俊舟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眼神阴毒的锁定陈鹏。

    “好啊,白翼……你不愧是圣者的传人,怪不得秦梅大执事让我小心应对,你果然不好对付!”

    “不过……你也别想好过,我刚刚不过是自作主张想跟你收点利息,接下来才是你要面对的恐惧!”

    陶俊舟咧嘴笑了起来,随后从空间戒指中掏出一枚不断跳动的黑色肉瘤,接着居然直接吞进了口中!

    “你特么吃的啥?”陈鹏眉头拧在一起,一阵恶心的看着陶俊舟。

    陶俊舟狰狞的笑了起来“这是与我神沟通的桥梁,吃了它,我神就能感觉到我的存在,神……会亲自降临!哈哈……”

    “而我!陶俊舟,将成为神的行者!哈哈……”

    陈鹏错愕的看着陶俊舟,他怎么也没想到这货居然真是个沙币,那黑色的东西如果他没认错,应该是怨灵之颅的一部分!

    这沙币居然主动被怨灵之颅感染了,接下来连自我都会失去,居然被人洗脑成这样……就这智商真是死了活该~

    事实证明陈鹏说的没错,陶俊舟在一阵狂笑之后表情忽然变得恐惧起来,只见陶俊舟抱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跪在地上,接着不断的嘶吼“不!不对!我们说好的,我将成为使徒,不是傀儡!我不要死,不要贡献灵魂!不!!住手!住手!!”

    可惜不论陶俊舟如何惊恐的大叫,身体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出一层层黑色的物质,并且渐渐的覆盖全身。

    “你骗我!你骗我!!我不要死!我不!!……”

    陈鹏脸色平静的看着陶俊舟在嘶吼中渐渐被吞噬,没有一丝的怜悯,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陶俊舟这种人,估计整个陶家最后也会是这个下场。

    陈鹏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灭掉面前正在被‘黑胶’侵蚀的陶俊舟,但他也知道这种情况下自己没啥好办法,如果自己这时候上前那就等于自投罗网,估计会连同陶俊舟一起被黑胶吞噬,现在的他可不是失忆前的他,没有领域上去就是作死!

    环顾四周,本该由陶俊舟控制的‘离火罩’此时依旧正常运转,将整个擂台包裹在其中,彻底掩盖了擂台上这恐怖的一幕。

    陈鹏眉头微皱,看来这次血神教的下定决心要搞他了,居然准备的这么重分,他甚至还发现自己的终端都被屏蔽,连与外界联系的途径都被切断了!

    “要来了!”陈鹏忽然眼神一唳,随后再次看向不远处的陶俊舟,此时的陶俊舟已经不再嘶吼,整个身体已经被黑胶彻底包裹,不断的蠕动、变换形态……

    “你到底要做什么?”陈鹏眼神微眯,洞悉技能和数据分析不断扫视,可始终得不到任何信息,似乎被干扰了,这种情况他还第一次遇见!

    就在陈鹏做好心理准备,迎接突袭的时候,突然周围陷入一片黑暗……

    “!!?”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9411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