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建仁在介绍完唤来的这个叫常青的年轻人后,便离开了。

    看着眼前这个长相一般,品味无语,瞧了半天傅川硬是没有看出半个优点的年轻人,内心深深的叹气。

    算了,他是有任务在身的,特殊时期不能挑,就算看不下去也不能甩手。

    一路上多瞧瞧风,看看景,用别的事物舒缓心情吧。

    “傅公子你好,我是常青,刚刚的崔总是我的姨父。今晚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富丽华酒家,虽然是酒家,但那里的环境还是很好的。

    而在安全方面也是有很大保证的。能在那里出入的人,都是市是有些身份的,所以在玩的时候可以大可放心。”

    常青先说了自己和崔建仁人的关系,然后又说了今天晚上要去的地点,而最后的话则是用了一个年轻人都懂的眼神。

    傅川尽量维持着自己脸上的表情,让它看上去不会出现崩毁的样子。而内心则是各种的堵,对方的样子简直让他难受死了。

    “这点倒是考虑的很到位。喜欢玩没错,但“安全”也很重要。”

    特别咬重的两个字音,让不同的人听到耳中,自会体会出不同的含义来。就像此时的常青,笑意更深了。

    话落后的傅川心地不断摇头,果然思想龌龊的人就算是正常的词汇,也能联想到常人想不到的地方。

    傅川是和常青两个人单独走的,上了车就直奔那个富丽华酒家。

    本来他还以为,酒会上的一些年轻人会跟着一起走,却没想到大家都是各走各的。这让以为能见到其他人,把眼前的这个大碍眼眼的形象冲一冲,事实却证明是他想多了。

    人家做着本职的司机,完全不知道后面的人对他的印象到底有多差,依旧自顾自的在那里攀谈着。

    不过在这交谈的过程中,唯一的好处是这个常青的心计相比那崔建仁,逊色了不是一段两段的距离,而是逊色了半个海沟那么远。

    而这一点在傅川看来,却是这个常青最值得赞扬的一处优点了。别的不说,因为常青的智商不在线,傅川几乎把自己现在想知道的事,都套个一清二楚了。

    和他想象中的一样,这个酒会的目的就是要为了和他拉拢关系。而要用的方式,因为他自身的关系,金钱方面自然是不可能的,剩下的就只有美女了。

    女人,通常是为了联系男人关系的最佳手段。就算不能百分百成功,但百分之八十的成功几率却还是占上风的。

    所以这次参加的活动,和崔家有关系,能叫得上的美女,几乎是都到了。

    这崔家下的本钱还真不小,那成本看的傅川都想直接不去离开了。常言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他们这次是要拍大片儿吗。

    想得多,路程短,没过多时就到达了那个富丽华酒家,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对方的名字叫的又富又华,实际上里面的样子倒是和名字很相符,处处透着金碧辉煌。

    老板应该是个很有钱的,品位也很有钱。这s市果真是地广钱多,是许多商业名流的聚集地,同样也是暴发户的量产地。

    傅川的身份在一众男男女女中自然是最优秀的,在他到来之前,差不多已经是该来的都来了。

    虽然他是客,但更多的时候这样的聚会看的还是身份。无论是从到场先后的顺序,还是坐的位子排序。

    傅川的到来,让一群聊得正热闹的男男女女全都住了声,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他。但仅仅只是一瞬,就有人先给出了反应。

    只见一个个头不是很高,也就1米7出头,长得有点小帅的男子,最先站起来。

    “哎呀,这不是傅公子嘛!来的时候就听说今晚会有贵客到,没想到会是您这位贵客啊,真是幸会幸会。

    想必傅公子还不认识我,鄙人姓李,李帅,能有幸和傅公子相识,只是觉得荣幸之至。”

    “原来是李公子,虽未见过,但也还是听说过的。世茂集团的公子,这个s市可是风光无限呢。”

    人家既然给面子说,傅川就算摆架子,可也不能太过高冷了。

    有了这个李帅的开头,其他的人也都纷纷上前和傅川做起了介绍。男人们的表现都很豪爽,至少表面上都是都是如此。

    而在场的女人则是要矜持很多,每个人都展现着自己的温婉贤淑,即便不是这个类型的,也会尽量让自己表现出通情达理。

    在凑上前去的时候,明明眼中发着光,可在表情上却压抑着自己,她们并不是那么主动的,真的。

    每个女人都在傅川的面前“低调”的表现着自己,让在场的男人虽然面带笑意的看着,但眼底深处却是浓浓的嫉妒。

    她们是什么意思,这些男人又怎么会不懂?平时都一个个眼高于顶的特能装,还不是觉得自己应该有一个更好的价码。

    如今看到了个高枝儿,就迫不及待地想扑凌着翅膀飞上去。可也都不拿镜子照照,人家那高枝是真的高枝儿,而她们自己呢,算是个什么东西。

    别说有脑子,就算没有脑子只会混死等死的,也不是她们这群山鸡能扑得上去的。

    真是一个个的胸大无脑,看不清楚事实。头发长见识短,异想天开,有的时候这样的说法还真是没错。特例倒是有,不过还是很少的。

    “美女的欢迎还是让傅川受宠若惊呢。都别在这里站着了,都坐,让美女们受了累,那可是傅川的错呢。”

    应付女人的客气场面话,傅川还是信手拈来的。哪个圈子没混过,什么套路不知道。

    真真假假的也就那么回事吧,要是太当,真那就是你输了。

    大家全都笑应着又坐回了先前的位置,只不过这一次主位上坐着的人,换成了傅川。

    地位就是这么简单,绝不会有人会觉得这样不对。

    这些年轻人所谈的话题,自然不可能是什么严肃的,围着的几乎都是吃喝玩乐。

    不过都是处在上流圈子的人,说话倒没谁会过于粗俗,不过一些含蓄的荤段子还是比比皆是的。

    虽然还有许多女人在场,但大家那自然的态度,显然对这种情况已经是见很习以为常了。

    傅川倒不会说出口什么,他的话几乎也并不是很多,只是有的时候会应付性地说那么几句。

    大多时候都是在品酒。一边喝,虽然面上不显露什么,但心底却频频点头。心中想着,还真是好酒,这些人也是会花钱的,也算此行没白来。

    上来的许多珍贵名酒,也算上是傅川唯一能喜爱的东西了。

    对于好酒,他向来是喜欢的,不过这一点知道的人并不多。喝酒误事,他一直都是这么劝解自己的。

    傅川的自律其实是很强的,他给自己的告诫是,酒多误事。

    因此很多时候就算是自己喜欢的,也不会过多去触碰它。而知道他喜爱酒这件事的人,除了自亲亲人外,也就是只剩下慕尚情他们这一群人了,而外人则对这一点一无所知。

    品着美酒,心中惬意。要是没有偶尔搭讪的女人,套近乎的男人稍稍破坏心情外,那就更完美了。

    当然他也知道,人生就是如此,不能求太多。

    “傅少来我们s市才不过一段时间,但风流之名却已然远扬,真是令我辈佩服之人啊!”

    董旭航,这次事情的主持者之二。能排在第二的位置,身份自然也是不低的,天海集团的二公子,在s市那也是数一数二的。

    “哪里哪里,我不过是在应心而为罢了。爱美之心人人有之,既然心动了,那又为何不去行动。我所做的不过是把实际行动表现出来,而被传的沸沸扬扬,在我看来实在有些小题大做了。”

    这个话题自然是指向他一到s市,就高调秀追求而被市井传扬的事。而傅川的话中则是透露着很不以为意,那意思很明显,不过是一点点小事至于吗。

    “在傅公子看来确实是不足为道,不过你那追美的攻势,还确实是值得我们讨论。追女人这件事,我们大家确实都做过,可像傅公子这样才见一面就一掷千金,高调示爱的,倒是很让我们大开眼界。

    而且项家的女儿都高冷的很,平时对男人几乎都是爱答不理的。傅公子不仅追,而且看样子离成功应该也八九不离十了,这么短的时间就做到此地步,足以让我们佩服了。”

    董旭航夸赞着傅川张扬的性格,而在话语间也捧着人的财势,最后以人的手段高明结尾。佩服佩服什么,在场的人哪有不知道的。

    “项家的女人相貌还是身材都是一等一的,值得花力气去追求。特别是小琼,不仅人长得漂亮,性格还好,还有能力,这样的女人放在身边,无论是摆在哪个位置,都让人无话可挑。”

    坐在沙发上的傅川姿态很慵懒。在谈到项婉琼这个他正在火热追求的女人,眼神里平淡的笑意多了一抹亮光。

    但要说多深情,一定会让在场的人嗤之以鼻。他们咋没看出来那深情写在哪里了?

    傅川对那个项婉琼的女人兴趣很浓烈,或许说在第一眼时就被吸引了。

    毕竟是个性感尤物的美女。身体长相不说了,气质好,带着让人征服的高冷,能力还好,让男人冲动一下还是很容易的。

    但这股冲动之意能坚持多久,或者说是追到手后能停留多久,这个就是很大的后话了。

    在场的一众人心里都有了一份了然。

    ……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96307/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