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航路,克拉伊咖那岛,城堡内。

    鹰眼端坐在椅子上,索隆却向他跪下了:“请教我剑术!”

    鹰眼带着鄙夷地看着她:“我真是看错人了,你竟然会向敌人低头求教,真是恬不知耻!给我滚出去,我对你这样没用的男人没有兴趣,真是高估你了...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索隆依然头也不抬地向他下拜:“我想要变的更强!!”

    鹰眼的目光中更是不屑:“哼!被狒狒打败,出不了海,居然又厚着脸皮回来,对于这样的男人,我没有什么好教的!”

    “狒狒...已经全部干掉了!”索隆沉声道。

    外面,狒狒死伤无数,已经堆积成了一座小山。

    鹰眼用见闻色霸气扫了一下,周围狒狒的气息已经非常微弱,即使有活着的也身受重伤了。

    鹰眼不由得一怔:这家伙真的做到了!

    “接下来,就是你的人头了。”索隆身上还在淌着血,却很平淡地说出这番话来,“但是我还没有自以为是的认为现在能够打败你...”

    鹰眼深呼吸了一口,看看他:“我真是不明白,既然视我为敌人,为什么还要向我低头求教?”

    索隆终于抬起头来:“为了...超越你!!”

    鹰眼闻言,一双锐利的眼睛仿佛在瞬间定格了。

    就这样沉默了许久,突然大笑起来:“我会亲手培养出来一个来取我人头的剑士吗?你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啊!哈哈哈哈哈!愚蠢而幼稚的额行为真是一点都没变啊,不过你应该找到了比自己野心更重要的东西了吧?”

    索隆一怔,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们一言不发的佩罗娜也不知所云。

    “喂,幽灵丫头,帮这家伙处理一下伤口!”鹰眼一副老大的口吻。

    佩罗娜冲着他大吼:“不要对我下命令啊!!”

    鹰眼:“治好伤就开始训练吧!”

    索隆闻言,立马有了笑脸。

    佩罗娜将索隆带回房间之后,鹰眼露出了笑脸:真是个笨拙的家伙,像你这样的男人愿意舍弃尊严来求我,一定是为了别人...

    索隆的寝室内。

    佩罗娜拿起报纸:“3D2Y,草帽和魔剑的胳膊上为什么会纹着这样的字样?”

    索隆拿着生命卡:“我们原本约定三天之后汇合,其他的行动都是为了吸引世界的关注而演了一场戏,这只是针对我们传达出的信息。而且...这也是船长和副船长的决断!”

    “嗯?!”佩罗娜似懂非懂。

    索隆接着说道:“就凭我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再新世界立足,与其这样,倒不如停止脚步积蓄力量,我们会再次集结起来的。”

    还不到两天,索隆就说自己的伤已经好了,急不可耐的去向鹰眼求教。

    鹰眼拗不过他,带他走出了城堡。

    城堡外,已经集结了很多的狒狒。

    因为索隆干掉了那么多它们的同伴,所以它们来报仇的。

    鹰眼双手抱着胳膊:“与之前的相比,这些狒狒的实力更为强大,应该是精英,另外...”

    鹰眼正说着,一个块头看起来明显比其他其他狒狒大的,身后背着一把和鹰眼相似的大剑。

    只不过鹰眼的【黑刀·夜】是黑色的,而那只狒狒王的背后是一把金色的。

    “它是狒狒的老大,我称其为‘狒狒王‘,具有强大的剑术。”鹰眼解释道。

    “时间有多少都不够。”索隆将和道一文字叼在嘴里,一手黑刀秋水,一手三代鬼彻,“我们赶快开始吧!”

    金光一闪,狒狒王已经将身后的大剑握在手中。

    索隆小跑两步,脚一点地,飞身而上,双剑迎上了狒狒王的金色大剑。

    一声清脆的响亮,一道气浪朝着四面涌动开来...

    世界各地。

    乔巴在桌前拼命阅读书籍。

    布鲁克在弹奏乐曲。

    罗宾在寒冷的大桥上修炼。

    弗兰奇在奋力锻造自己。

    娜美在缥缈的白云间汲取知识。

    山治在不断与人战斗。

    乌索普在林间狂奔。

    索隆挥舞刀剑,与狒狒打的难解难分。

    大家为了两年后的相见而奋战...

    几天前,无风带海域上。

    辰奇:“甚平,真是谢谢你了。”

    甚平:“应该是我道谢才对...本应在战斗中战死的我却苟活了下来,今后应该还有派的上用场的地方吧?不管怎么说,两年后,在鱼人岛相会吧,我期待着你们和你们同伴的到来。”

    “再见了,甚平!”路飞和辰奇向他挥手道别。

    “再会!”

    和甚平告别后。

    无风带,九蛇岛西北方无人岛,鲁斯卡伊那。

    “这座岛在适合不过了,据说拥有四十八个季度,每周都会变换一次季节,而自然条件也很恶劣...”

    “路飞~我每天都会从九蛇岛给你送饭菜来!”女帝一点娇滴滴模样说道。

    一听这话,路飞大喜:“哎?真的吗?汉库克?!那么我要那个叫做‘戈尔工‘的特产,味道真的很不错啊!”

    “没...没问题的!只要你喜欢,不管多少我都会拿来的...还有刚才你是第十次叫我的名字,这就是订婚吗?”女帝越说越不好意思,边说边往后退。

    咋婆婆脑袋上一滴冷汗:“你为什么越站越远啊?!”

    辰奇站成和咋婆婆一模一样的姿势,额头上全是黑线。

    听到这话,雷利不愿意了:“汉库克,你这样宠他会很麻烦的!路飞和辰奇的修炼是严禁女人们出入的!”

    女帝听雷利说着,也不愿意了:“你有什么权利决定这种事情,雷利?!”

    雷利也高声反驳:“要说食物的话,山里、河里、森林里、海里要多少有多少!如果这点生存技能都没有的话,就没有资格做海贼了,这都是为了路飞好!”

    一听这话,女帝一时间无法辩驳:“为...为了路飞的话,那我就忍了!但是雷利,这座岛真的很危险,万一有什么不测的话...”

    雷利:“如果没有危险的话,那就不能叫修行了,如果担心的话,那就为他祈祷吧。”

    看来雷利已经默认下这两个弟子了,辰奇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和雷利一起修行...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97752/315/